查看: 18|回复: 0

大理洱海帆船运动的困境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20-9-21 18:06:43

大理洱海帆船运动的困境

< align=left>    当洱海传统木帆船正在消逝的同时,两艘现代帆船已悄悄入驻洱海,当地政府希望用这项新兴的运动给洱海的旅游注入新的活力,同时民间也有人正在为组建帆船俱乐部而摩拳擦掌。然而,现代帆船的引入并没有制造出兴奋点,项目乏人问津,两艘帆船成了政府手中的烫手山芋,只能任其在洱海上自主沉浮。


< align=center>大理洱海帆船运动的困境
洱海管理局花数十万买来的帆船初衷是为了打造帆船运动,借此带动旅游。


<>    帆船在洱海遭遇了尴尬。


<>    两艘“漂泊”的帆船


<>    洱海管理局花了100万元购入的两艘帆船,就这样漂在洱海上,日晒雨淋,蒙了一层灰。而作为帆船的代管人,长时间的等待,27岁的梁燕飞已经失去了信心。今年5月他向洱海管理局递交了辞职报告。


<>    梁燕飞穿着黑色的防水服出现在蝴蝶泉码头边上,同行的还有其他5名学员。湖上泊着2艘帆船——J80和飞虎,这是2011年1月洱海管理局采购回来的。采购回来不久,梁燕飞等6人就被调派过来进行现代帆船的培训。


<>    “起风了。”


<>    6名学员和4名教练上了一艘快艇驶到了帆船旁边,分别登上了J80和飞虎。J80帆船属于龙骨型帆船,全长约7.99米,可以乘坐5到6人。“飞虎”帆船是目前国内自行生产的最大型的竞赛帆船,长约10米,乘员8人。


<>    梁燕飞登上了飞虎,随后他和同伴便开始对帆船的前帆、主帆、桅杆、横杆等逐一进行检查。舵手准备好后,他放下主帆,拉着控制绳,舵手一声令下,起航了。


< align=center>
梁燕飞(右)正在操控船帆


2011年洱海开海节上,飞虎和J80在海上表演。
2011年洱海开海节上,飞虎和J80在海上表演。


    航行主要靠风向,在没有动力设施的帆船上,梁燕飞一行人要做的就是学会控制船帆,利用风向让船前进。风帆的控制就要靠控制绳来完成。控制绳就是船上到处可以看到的不同颜色的绳子,它们分别固定着不同的配件。


    乘着风,踏着浪。梁燕飞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白色帆船在洱海上变向再变向。他说,船的航行都要靠自己的操作来完成,好与不好,完全没有水分。“自己做主的感觉很过瘾,而且刺激。”


    8月10日上午,站在位于下关的洱河公园旁边,梁燕飞说起这一幕仍恍如昨日,在他身后的湖面上,两艘帆船卷起帆漂着,船帆已变成了黑色。公园里没人知道这两艘帆船是谁的,也不知道它们是用来做什么的。


    “听说这两艘帆船是要来做旅游的。”梁燕飞记得,培训进行了3个月,每天近5个小时,他们6人成了当地唯一懂得驾驶现代帆船的人,政府的推动和部分投资商的打探,让他们对这个项目充满了信心。


    而此时,昆明的欧阳万里已多次来到大理踩点,他组建帆船俱乐部的设想在滇池碰了壁,便来到了洱海寻求可能性。“洱海的条件很适合发展现代帆船。”这是欧阳万里考察后下的结论。


    去年11月,他向有关部门提交了申请。经过了大半年,现在程序已经进行到了环评。这是最后一项,只要通过了,他就可以向洱海管理局报批。“不知道能不能成。”欧阳万里很是忐忑。如果成功了,这将是云南省第一家帆船俱乐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梁燕飞和两艘帆船陷入了困境。


    “这两艘帆船停在洱河公园边上将近一年都没有动过了。”梁燕飞说,去年3个月培训之后,这两艘帆船的用途便模糊起来,除了偶尔自发训练外,他们6人无事可做,洱海管理局也没有将他们6人调回原部门的打算。渐渐地,几个月后,训练也停止了。


    去年7月,大理一楼盘请来了单人无动力帆船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翟墨,进行帆船表演,梁燕飞等人驾着两艘帆船也参加了活动。当时,该楼盘的相关负责人当场表示,将在大理组建一个帆船俱乐部,并将吸纳梁燕飞等6人,还承诺将给高出现在几倍的工资。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大理州、市相关部门领导及负责人对筹建帆船俱乐部表示积极支持。


    梁燕飞说,当时他们都以为看到了希望,内心很是欣喜。然而,这个承诺之后一段时间便没了音讯。去年9月的开海节,两艘帆船进行了一次表演,之后除了几次接待任务以外,帆船再没有行驶过,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管。而当地也很少人知道这两艘帆船的存在。


    洱海管理局花了100万元购入的两艘帆船,就这样漂在洱海上,日晒雨淋,蒙了一层灰。而作为帆船的代管人,长时间的等待,27岁的梁燕飞已经失去了信心。今年5月他向洱海管理局递交了辞职报告。


洱海管理局花100万元买来2艘帆船如今难以派上用场。
洱海管理局花100万元买来2艘帆船如今难以派上用场。


    以帆船拉动旅游的梦


    自本世纪初随着云南建设旅游大省战略的实施,丽江、迪庆、保山等周边地区旅游热点逐步形成,大理旅游业受到挤压和挑战,呈现游客目的地性质减弱而过境性增强,景区景点、旅游线路老化,城市知名度缺乏新亮点等状况。帆船运动,正是在此情况下“临危受命”。


    “当时购入这两艘帆船是一种引进带动示范的作用,就想把现代帆船引进来,带动洱海帆船的发展。”洱海管理局局长李文标说,但是项目开展不顺利,没有人来投资。


    事实上,购入这两艘帆船是大理州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和策划,才定下来的。早在2009年,大理州曾就在洱海发展帆船旅游运动提出了设想,并委托了福龙中国发展中心对其进行可行性研究与初步的策划。


    据福龙中国发展中心的主任许路介绍,洱海发展帆船旅游有着天然的优势,除却自然条件外,洱海拥有别具特色的白族传统帆船。他说,洱海帆船项目,他是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设想按“现代帆船—传统帆船—乡村改革”三部曲来推进,由推广现代帆船运动,继而恢复传统帆船与活态遗产保护。


    《洱海发展帆船运动与旅游的可行性报告》中,首先对洱海发展现代帆船运动进行了评估。在国内,由于相关法律的缺位,休闲帆船还是一项新兴的运动,参与这项运动的不过200人左右。而国内一些拥有良好水域资源且经济相对发达的沿海城市,纷纷把帆船作为城市的一个品牌,比如青岛、深圳、厦门等。


    许路介绍,休闲帆船属于无机械动力,主要靠风力航行的生态型运动,其运动特点与气象条件紧密相关。洱海良好的气象条件,水面一年四季不会结冰,大部分时间的风力都可以从事帆船活动。


    另外一方面,国内各邻海、邻湖城市在推动休闲帆船运动的同时,从未停止对过当地传统帆船的抢救和挖掘,并将传统帆船资源运用到旅游中,形成新的旅游热点。比如,无锡鼋头渚风景管理处、苏州国家旅游度假区和吴县市旅游局先后将全太湖仅剩的3艘七桅船收购作为景区的亮点,并纷纷仿造新的七桅帆船,竞相开辟太湖水上旅游服务。这是在中国内湖最早也是最成功地将传统帆船资源运用到地方旅游经济的案例。


    许路表示,根据调查,自本世纪初随着云南建设旅游大省战略的实施,丽江、迪庆、保山等周边地区旅游热点逐步形成,大理旅游业受到挤压和挑战,呈现游客目的地性质减弱而过境性增强,景区景点、旅游线路老化,城市知名度缺乏新亮点等状况。


    虽然其间有关方面就大理旅游业的第二次创业实施了不少举措,如修缮古城建筑,扩建蝴蝶泉公园、三塔公园,建设两条苍山索道,兴建影视城及高尔夫球场等,但从2006年—2008年的数据来看,大理市接待游客数量未见增长,其中洱海机动游船接待游客


    量接连呈现下降趋势。


    “虽然这是3年前的数据,但是根据这几年的观察,总体趋势没有改变。”许路认为,大理的旅游需要寻求新的亮点和突破。


    许路说,当时他们在游船码头调查时,常遇到游客询问是否能够自行租船出海,这给他们提供了洱海发展旅游新的思路。目前洱海水上旅游还维持着自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乘坐大、中型机动游船观光方式,游客未能真正获得亲水和自我体验。


    “现在大家出门旅游不再是观光,更多的是来度假。”许路认为,在洱海发展休闲帆船运动与传统帆船旅游,将以全新的旅游亮点,吸引更多的境内外游客在环洱海区域停留更长的时间。其间可以利用洱海开海节和三月街、蝴蝶会、绕三灵、火把节、耍海会等一系列民族节庆活动,以及举办高规格休闲帆船国际比赛,营造洱海水上旅游高峰。


    同时,洱海传统帆船与休闲帆船活动及上述体育服务成功开展起来之后,将带动帆船衍生产品的销售及下游服务业的发展,如帆船及配件销售、维护、航行服装销售等。


    这份可行性方案于2009年11月完成,随后上交给大理州政府。2010年9月,几艘现代帆船驶入洱海,承担了开海节的帆船表演任务。随后,2011年初,大理购入了2艘现代帆船,并选了6个人去参加培训。洱海发展帆船踏出了第一步。然而,不久之后,对该项目产生兴趣的大理州某位领导被调离,现代帆船的项目就此停摆。


    李文标说,这两艘帆船下一步就希望能够找到企业来转手。如果有帆船俱乐部愿意来接手的话是最好的。


    与此同时,近年来,复兴传统帆船的声音在民间越来越大,船匠们希望有关部门对传统帆船的技艺进行保护,渔民们则希望能够用木帆船为自己创收。


    面对这些呼声,当地政府委托双廊赵氏造船世家的赵思恩建造一艘长约14米的传统帆船。李文标说,他们将在湿地公园旁边建一个洱海科普博物馆,而这艘船就放在博物馆后面的岸边,以后如果做活动有需要还要开到洱海上。但他同时也传达了一个意思,洱海传统木帆船,此一艘足矣。


旧木船“装进”了家具中


    沉船被打捞上来之后,解体以备他用,有的用来造船模,有的用来造家具,市场价格很高。


    近年来,随着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等名人在双廊岛上构建别墅,来此定居,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而来。这个虽然一直风光秀丽但也一直默默无闻的小岛突然热闹起来。现在的双廊,到处可见正在兴建的客栈和川流不息的游客。


    在双廊的村落里行走,不时可以看见堆积在墙边的乌黑的“烂木头”,这些可都是宝贝。当地人介绍,这些木头现在一吨可以卖到几万元。实际上,这些木头都是“双取消”后的沉船,被打捞上来之后解体以备他用的。有的用来造船模,有的用来造家具,市场价格很高。


    当第一台发动机出现在洱海木帆船上时,渔民们沸腾了,随后上千艘渔船纷纷效仿,这时污染出现了。1996年9月,大理州政府为保护急剧恶化的洱海生态,紧急出台了“取消洱海机动渔船动力设施和网箱养鱼设施”(简称“双取消”)的强硬措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2500多艘渔船上拆下柴油发动机。此举及时挽救了洱海生态,但也沉重打击了洱海传统的造船业。


    尔后由于环海公路的建设与贯通,制作简单、成本低廉、快速轻便的铁皮船的出现,木制帆船彻底地退出了大理运输业的历史舞台,渔民纷纷将木船沉入洱海。


    船匠赵思恩在这一方面有着超前的经营意识,“双取消”后,他收购了上百条别人废弃的旧木船,“当时以500块钱一条的价格买的,原本的造价要上万元。”然后他在家门口打出“造船世家”的招牌,和其兄赵思林制作工艺模型船和古船木家具。目前,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据赵思恩介绍,他的船模一条可卖到1500元,港澳台的海外的订单源源不断,他用的原材料就是那些收购来的旧木船。随着旧木船的价值越来越被人所知,材料的市场价格也在不停地上涨。


    “这些旧船有的是几代人一直传下来的,不停地修修补补,拥有天然的纹路,做成家具有着很好的市场。”赵水金是双廊专门用旧船制造家具的师傅,他刚完成了一张桌子,这是广东一客户下的订单。这张看似不起眼的桌子市价在5000元以上。


    在双廊镇上越来越多的人将这些船料拿来做成家具或摆设,形成了双廊的另一个色。只是完整的船只却越来越少,大部分沉船已被打捞肢解,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船只还沉在水底,成为不为人知的水下风光。


    最后的大风帆木船


    洱海仅剩下一艘具备航行能力的大风帆木船,常年停泊在双廊镇玉矶岛。这是由打捞上来的沉船改造而成的,只有在每年的开海节当天才驶出作为礼仪只用。


    细数洱海帆船的残影,除了正在为湿地公园建造的帆船外,目前洱海仅剩下一艘具备航行能力的大风帆木船,常年停泊在双廊镇玉矶岛。这是由打捞上来的沉船改造而成的,只有在每年的开海节当天才驶出作为礼仪只用。海东镇原有的6艘大风帆木船则被截去桅杆及风帆,改装成专用的龙船。原本以小型渔船作业的岛依旁,则从外村购进一艘大风帆旧船,摆设到岸上的小广场。剑川县玉华水库的承包者也收购了17艘洱海的大型旧木船准备改建成休闲度假屋。


    此外,喜洲镇桃源村的一家客栈收购了4艘洱海大风帆木船改造成标准客房。该客栈老板王宇是个老水手,对于木帆船他有着一种执著,在他的客栈里,到处可见船的影子。除了当摆设,他觉得洱海木帆船应该有其他出路。


    王宇说,他觉得如果恢复无动力的木帆船,将其用作旅游船,在洱海边上,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愿意投入其中,这将会成为大理旅游的一大亮点。而且,这种方式还可以有效地遏制洱海的污染。比如说,政府可以规定每个船东需要负责他的船所在水域的环境,出现污染就罚款。


    然而,他的设想并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可。李文标认为,洱海的风很不规则,如果单纯靠无动力的形式,在航行中容易出现危险。而且“双取消”之后,洱海取消了很多的小游船,只保留了50多艘游船,洱海上不允许再增加新的旅游船,只能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改造。这就意味着在当地政府看来,用传统木帆船发展旅游的路行不通。


    如此一来,洱海木帆船的余韵只能在堆积在路边的船料中去寻找。赵水金此时正在家门口挑选合适的木料,因为他刚接下了一个新的订单。而就在几天前,两艘现代帆船被拉到了才村码头附近,听说今年开海节有表演任务,只是到现在依然只有船,不见人影。


洱海边最后一批船匠


    赵七六:帆船只有在水上航行才是最美的


赵七六和他的船模
赵七六和他的船模。


赵七六和他的船模
魁星阁广场前的湖滩上,新造的船已见雏形。


    从大理古城前往双廊,差不多正好绕洱海半圈。古城在西,双廊在东。站在双廊海边,抬眼就是苍山,低头便是洱海,碧波中闪烁着银色光辉。而当地村民们千百年来驾着木质帆船,在洱海上世代打鱼。只是现在渔民犹在,帆船已逝。


    船匠:曾经工钱最高的行当


    在当时,船匠是个工资高、生活好、受人尊敬的职业。赵七六说,在所有的工匠中,船匠的工钱是最高的。木匠、石匠、泥水匠,每天一块五的工钱。船匠则是五块钱。当时造一条船要六七十个工,也就是三四百块钱。


    开海前夕,洱海上只剩时不时响起呜呜的鸣笛声,提醒人们游船来了。


    此时,双廊魁星阁附近的洱海边,46岁的船匠赵七六和几名师傅拿着工具,正在一艘木船上敲敲打打。船板乌黑一片,如若不是还未完成的船体,很难想象这是艘新船。


    “船的弯度都是用火烤出来的,这种造法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样,是洱海这边特有的。”赵七六拍了拍船板说,这木头用的是栗木,火烤后还是很结实。赵七六说,他尽量赶在开海节前交船,他希望能够在开海节上看到这艘船在洱海上航行,因为洱海上已经没有木帆船了。


    赵七六说,在以前道路不通时,木帆船是洱海上唯一的交通工具。过去渔家造一条船是不容易的,一条船的价格就相当于一座房子的价格。渔家既要在上面搞生产,又要在船上生活。船是渔民生产、生活的双重工具,渔家一辈子都要靠这条船。这时船匠就显得特别重要,这关系到渔民的生计。


    在当时,船匠是个工资高、生活好、受人尊敬的职业。赵七六说,在所有的工匠中,船匠的工钱是最高的。木匠、石匠、泥水匠,每天一块五的工钱。船匠则是五块钱。当时造一条船要六七十个工,也就是三四百块钱。


    但是当时双廊的造船业基本被赵氏一家垄断了,因此他们造船的手艺,只穿子孙不传外人。而且一般一个旁支的师傅只懂得造船的一个部位。比如说会造船头的师傅不一定会造船尾,所有船匠在技术上都恪守自己的领域。


    不是赵氏子孙却学得赵氏造船法的唯一例外,就是赵七六,他家世代以打鱼为生,他娶了名匠赵景宿的孙女赵富田为妻。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前后拜了六位师傅。


    但严格的“只传子孙,不传外人”的行规,这些师傅并非都肯教他手艺,最多的时候都是让他去做小工,而赵七六却偷偷地将师傅们的手艺学到了手,他也就成了双廊造船手艺最全的船匠。


    经过几年的“偷师”,终于,他的最后一位师傅赵志,十分诚恳地对他说,从今以后,你自立门户去干吧。


    这就意味着,在把一艘正宗的木船造好以后,他可以名正言顺地身披红绸带,亲自端公鸡(又称凤凰鸡),然后,把鸡冠上的鲜血,点在船头两侧的船眼上,为即将下水的船开光。


    这是出师的标志,也是几百年来白族造船世家一个不成文的行规:只有端过公鸡、点过鸡血的人,才能被称为真正的船匠。也只有真正的船匠,才能为下水的船开光。这是他梦寐以求的!


    1994年6月,在海东为船家李金寿造好一条船以后,船家送了他一面锦旗:精益求精,技术超群。这年,他28岁。这条船,是他第一次端公鸡,为船开光。


    自那以后,他努力造船,曾有一个月内端过六只公鸡的纪录。当然,除了设计和关键部位,其他都是自己以师傅的名义接的单,请朋友和徒弟们做的。这说明了他当年的名气之盛。


    那时的赵七六是骄傲的,当他以为船匠的荣耀将伴随他一生的时候,噩耗来临了。


    梦想:努力为双廊造船工艺申遗


    造船这个职业已经不复往日风光,双廊的船匠们也纷纷改行,还在造船的只剩下几个人,而且大多数人都转业,或改投建造船模,大帆船基本没人在造,市场的需求没有了。


    作为交通工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效率。随着工业的发展,当第一台发动机出现在洱海木帆船上时,渔民们沸腾了,随后上千艘渔船纷纷效仿,这时污染出现了。


    1996年9月,“双取消”的强硬实施,加上制作简单、成本低廉、快速轻便的铁皮船的出现,木制帆船彻底地退出了大理运输业的历史舞台。双廊的船匠,跟随着木帆船的脚步没落了。



  赵七六比别人不走运的一点是,在“双取消”之前,他正在搞一个造船厂,已经预订了二十几条船的木料。


    赵七六说,一条普通的船,当时的价钱是八千块,其中材料要三千,而当时造一幢房子也不过一万块左右。“每条船我能赚五千到一万。按我造船的速度,两三年内,经济上就能打个翻身仗。几年后,我可以拥有十几二十万的财产。”


    “双取消”实施之时,赵七六刚刚用自己买来的木料,为一个客户造了两条大船。造船的木料用的都是造古船的黑栗木,很贵。本来客户买船是为了在洱海里搞运输的。现在政府不让机动船下海,客户当然不要这条船了。


    “但我就苦了。因为光这两条船,我就垫了四万七八的材料钱。更要命的是,这些钱我都是用高利贷借的,每月六分利。”赵七六算了一下,连本带利,一共要还九万多。


    随后赵七六为了还债,没日没夜地下海捕鱼、上岸打工。赵七六说,因为“双取消”而负债破产的船匠,在双廊玉矶岛还有好几个。他的损失还不是最大的。


    正在赵七六为钱奔波时,双廊的旅游开始慢慢热了起来,有人找到了赵七六,想租他的房子改做客栈。最后赵七六以一年1.5万元的价格把房子租了出去,租期15年。而他们一家在老房子里隔了4个房间出来,供一家人5口人蜗居。


    造船这个职业已经不复往日风光,双廊的船匠们也纷纷改行,还在造船的只剩下几个人,而且大多数人都转业,或改投建造船模,大帆船基本没人在造,市场的需求没有了。即使造船模,赵七六也一再强调,自己造的是最好的。


    “帆船只有在水上航行才是最美的。”赵七六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双廊的洱海边,建起一个船文化博物馆,让子孙后代,也让来双廊旅游的客人们知道,这里是大理洱海船文化的发源地。


    此时,来自上海的退休公务员夏艺凯,在双廊租住了近半年,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对双廊的造船史做了一份田野调查,并形成一份两万字的文稿。赵七六的梦想得到了夏艺凯的大力支持,现在他们正在为双廊造船工艺申遗而努力。


    评论(都市时报评论员 梁坚)


    洱海帆影或许需要等待时机


    帆船运动因为其用度昂贵、活动优雅而备受高端人士追捧。近年来,它已经成为沿海中国富豪彰显身份的新型生活方式,并且已经超越汽车,显示有闲有钱有控制欲的别样派头。在竞技运动中,中国帆船运动的水平逐年提高,一些冒险人士受西学影响,依靠帆船发挥对海洋的冲动,也推动了帆船热。


    尽管在沿海,它成为少数人的身份识别特征,但在内地,帆船运动却没有什么发挥的空间,也并不被富人当作什么特别的存在。只是,中国帆船在内湖、江河游走的历史实际要比扬帆海洋久远得多。在大理洱海,白族木帆船传承百年。如今木帆船文化已经失落,重拾失落的文化远比保存要艰难得多。


    不过,大理在帆船上也曾经花过心思,数年前还建立起现代无动力帆船基地。国内一流的无动力帆船行家,曾培训了一个专业的训练队,驾驶这复杂而昂贵的机器。但是指望现代帆船来获取旅游空间的想象,遭遇了资金短缺、市场不明的尴尬。如今苍洱帆船也只剩下湖心的残影。


    也许现在,洱海帆船文化先行者只能尝到苦水,但未来,当帆船发展到类似高尔夫的普及性时,很难说,富豪们不会在云南高原上建立俱乐部,纵帆驰骋。也许帆船在云南仅仅是此刻的生不逢时而已,彼时洱海的帆船历史也将因为帆船热而获取新的空间。


        
      
      



巾耽狐狸贼画岭皇持道出论旦铭舌超聚干天单说誉天催

1.假牛的价格有位擅长画动物的画家看到一头牛,它粗壮有力,两眼炯炯有神。征得牛的主人的同意,画家将这头牛画成一幅油画,后来在华盛顿艺术画廊卖了500美元。 一年以后,画家又碰上了牛的主人,告诉他那幅画卖了500美元。牛的主人惊奇万分,大声说:太奇怪了,我两条真牛也卖不了你那一条假牛的钱!
2.唐僧肉吃了能长生不老,唐僧屎不知道有没有同样的功效?
3.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4.大丈夫对待事情,只考虑到是非曲直,不考虑利害祸福,文士君子论述道理,重视公平合理,特别重视精辟周详。
5.笃志而体,君子也。《荀子》
6.买嘎登,糗死我得了人的命,天注定,今天我终于第一次捡到钱了…第一次总是美好与难忘的…在小桥上看见一枚崭新的五角硬币,欣喜若狂的准备弯腰将他捡起……结果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掉河里了…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
7.简单四句话:1、不要盘算太多,要顺其自然。该是你的终会得到。2、压抑自己没必要,奉承巴结也没必要。保持应有的人格力量将赢得更多机会和尊重。3、不要对谁特别好,也不要对谁特别不好。永远不要被少数人所利用。4、相信自己比依赖别人重要。用尽心机不如静心做事。
8.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
9.在梦中聆听花开的声音,聆听长叶的声音,聆听微风柔软的绒毛,阳光轻灵的翅膀,雨滴轻微的颤动,灵魂飞舞的欢笑。静静的,聆听鸟语,聆听花香,聆听大自然优美而忧伤的音乐。
10.等到所有的风景都看透,那么陪他一起看细水长流。也许他不是最爱你的,他也不是你最爱的,但是就恰巧,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他出现在你面前。这就是缘分,因为茫茫人海中,你们没有错过。
11.想做就立即去做公司经理让人在墙上挂上“想做就立即去做”的语,希望以此激励员工的积极性!过了一段时间,老板的一个朋友问他这个举措效果如何?老板愤怒的说:“出纳拿了10万元逃走了,办公室主任和我的女秘书私奔了,几十个员工一起要求加薪! ”

巾耽狐狸贼画岭皇持道出论旦铭舌超聚干天单说誉天催
返回顶部
Copyright (C) 2001-2020 LCB.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LCB.CLUB
请勿发布违反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站长微信:wwwqinzhou168 底部导航:Archiver|手机版| 风水论坛